创始人博客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 联系我们
我要咨询    我要报名    加盟我们    钢琴租售      
英皇考级专区     琴艺研究      旧版网站入口
主页 > 琴艺研究 > 考级/比赛/升学/留学 >

赵维俭谈中央音乐学院考级

发布时间:2016-08-26作者:admin点击数:()

问:赵老师,您怎样评价目前国内的业余音乐考级以及中央音乐学院考级工作的现状?

赵:我从事考级工作已经有十年了,可以说是经历了中国考级的全过程。我们中央音乐学院是在中国音协推出业余音乐考级两年以后推出的。这之后又有了中国音乐学院等一些单位设立的考级。我最早就受中国音协的委托,参与了最早音协考级的组织和教材编写工作。后来又一直在主持我们学院的考级工作,现行的小提琴的考级教材也是我主编的。这些年,因为主要从事这项工作,每年我都会到各地的考场去,应该说对考级工作的实际情况,对于考级的成就和问题应该说还是比较清楚的。客观的说,考级对于推动我国少年儿童的业余音乐教育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有那么多的孩子来考级,起码说明是有那么多孩子的家长在重视对孩子进行早期的音乐教育,总的应该说这是件好事。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在考级的实际组织、实施及管理过程中确实也出现了一些不尽如人意的问题,也有些负面的影响。这些都需要逐渐改进和解决。我也有很多的想法,也非常希望考级工作能够有个更好的局面。我觉得就考级而言,有很多东西我们需要有战略的目光去看,现在还是任重而道远。现在还是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做,可以做的更好。就目前的现状,大家都需要有个共识,有了共识以后才能做得更好。

问:有人说中央音乐学院的考级程度太深,考核过于严格,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中央音乐学院考级生源的流失,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赵:从表面上看,好像是这样。但这也不能就简单地说是因为考级严而造成的。从总体的情况看,报考人数比以前少了,并不止中央音乐学院考级的考生在减少,其实全国总体的情况考级基本都是一个减少的趋势。中央音乐学院的考级确实相对比较严格一些,我认为这是必要的。因为对于艺术专业的考核,即使是业余艺术教育也还需要有一定艺术标准的,总要让学生达到一定的演奏水平,掌握一定的技术技巧。作为中央音乐学院的考级我们更要坚持一定的技术水平。既然是逐级的考核,我们也有相应的教材,学生们就应按照教材的进程有计划的学习和考级。以小提琴为例,中国音协最初的小提琴教材,还有现在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材我都参与了编写,基本思路是一致的。是让孩子在考级的过程中,逐步的学习。中国音协的考级是按10级划分的,音乐学院是按9级设置的。我们学院成立考级委员会的时候,当时的名誉院长赵风同志是亲自过问,并且提出许多具体的意见和建议。跟九年义务教育挂勾,搞九级制,就是他提出来的。我们现在的九级考到的东西就是音协十级拉的东西,实际是同等水平。我们主要是参照9年义务教育的程度和进程编写的。我们就是把从零开始的训练到对于一个业余学生应该达到的水平这部分知识,按照从小学到高中毕业9年的时间同步安排的。这里不仅是个技术问题,还有学生的心理成熟和知识结构的问题。存在的问题是,有许多学生不是按照这样的步骤进行学习,安排考级的,而是单纯的追求进度,跳级考级。其实这种做法非常不利于学生学好音乐,就好比搭楼没有打好地基。我们编的教材基本是按课本形式走的。最后再挑几首出来,做为考级的规定曲目。这些曲目不论是在技术难度上,还是从具备到这个演奏程度应该知道或掌握的角度上看,都是学生应该掌握,是起码要熟悉和了解的。在时间安排上,我们这套教材是让学生用9年的时间循序渐进来完成。每一级曲目的安排都是有技术上和音乐表现能力上的关联性,他们不是孤立的,台阶式的,而是一个逐渐向上的斜坡式的。每级的考级规定曲目都是这个过程中的要点,应该说是起码的要求,是最基本的应该掌握的内容。这不存在考级程度过深过难的问题。我们考核的深度和难度的变化进程都是循序渐进的。学生只要认真按照教材的进度认真的学习、踏实的练习,只要不是有特殊困难的学生,都是可以达到及格线的。现在的问题是,许多的学生没有按照这样一个进度去学习,练琴。只是为了考级而考级,为了练会一个曲目而练一个曲目。这样,他们在知识上和技术都缺乏由浅入深的过程和必要的衔接,肯定练琴时的困难就比较大,也很枯燥。就中央音乐学院的考级来说,我认为,导致考生有一定的流失原因是多方面的,不是单纯的程度深浅的问题。

问:中央音乐学院组织的考级,凭什么保证你们的考级质量?

赵:首先,我们的考级要求考生一定要按照我们的考级教材规定的曲目进行评定。我们在适当考虑一些地区差异的前提下,对每个专业的每个级别都有一致的、具体的考核标准。为了保证标准统一,避嫌公正,我们原则坚持只用本院的专家出任主考。我们每年都会认真选派音乐学院的教师到各地去执考,不会只是委托给当地的老师考试,我们只是挂个牌子。

问:考级尽管还存在着一些值得商榷的问题,但事实上已经成为了大家一个检验业余学琴程度或督促学习的手段。但是,乐器的种类是很多的,有些专业的学习者会相对少些,许多地方因为考生少的原因,有些专业就没有设考场。但是,那些地方的一些“小乐种”的学习者仍然会有愿意被考核一下的愿望,对于这种情况您有什么看法?

赵:这个问题我们已经注意到了。有些地方考钢琴、小提琴的可能有几百人,而学管乐的可能就十几人甚至几个人。我们在组织上确实很难做到为几个考生专门派考官过去。为此大家也提出了一些解决的方案,现在正在讨论阶段。比如,有人提议如果本地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设考点,是否可以采取寄录象带的方式。我对于这种做法最大的担心就是真实性的问题。现在电子技术这么发达,如果我们可以承认录象的成绩,就必须要有相应的措施保证其真实性。比如,在考生录制的过程中,一定要有我们派出的考委(可以是其他专业的)在录制现场监录,由我们认可的摄像给录制,以确保其真实性。

问:只看录象能看出考生的实际水平吗?

赵:这个是可以做到。我们是把考生的摄像带回来,请专业的考委来做评定。有个前提就是不能考生自己去录像,录制的过程必须有我们的考委在场。虽然专业考委没有直接看到考生的表现,但这也没关系,基本方法还是可以通过录象反映出来的。基本水平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当然,完全准确是不可能的。但总还是可以做个相对的判定。

问:我们的考级与国外考级有什么差异?

赵:我也不是都很了解。我曾看过英国皇家音乐 学院的教材,他们的程度要比我们的浅。,我也曾就钢琴和小提琴专业对英国的皇家音乐学院的教材和我们 的教学做了比较:他们的8级和我们的8级在程度上 基本是一样的。民乐相对要简单一些。专业不同,情况也不同。所有的东西不可能都一样,我也没有能都去做横向的比较。

问:有些考生反映,有些专业考题不太合理。有些专业高一级考题的作品比低一级考题的作品还要容易。有的老师也有这种感觉。这在一定程度长了一些学生跳级。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赵:你说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确实存在。可能教材在规定曲目的选择上也有些问题。但有一点应该清楚,音乐作品的难易程度有时并没有一个能够量化的标准进行衡皇。在专家编辑教材、选择同一级别必须要学习的作品时,他们考虑问题的角度可能会有不同,如有的作品是从技术因素上考虑的,有的是从作品内涵上考虑的。如果学生仅仅从某一级的哪个曲目可以考下来,直接去考那个曲目,他可能是可以获得考试的通过,但未必能够真正掌握这个级别该掌握的知识。家长和学生应该明白。考级是检验音乐学习的一种手段,学习音乐的目的不只是为了考级。我们组织考级的目的也是为了促进学生的学习,不是为了考级而考级。真正的价值在于准备考级前的学习和练习过程。所以,只学简单容易的曲目,无非是自己学到的东西少。

问:您觉得现行考级的级差制定科学、合理吗?

赵:有些可能还不够科学,还存在一些问题。但就目前的状况看,还不容易做到完全的科学与合理。其实就不同的专业来说,同是九级本身的专业难度也是不一样的。有的专业难一些(如钢琴、小提琴、二胡等),有的可能就会容易的多。这与我们现在高等教育的课程设置也有一些相似。其实是个很无奈的事情。有些专业的知识含量与另一些专业知识含量与对基础素质的要求,简直就是不能比的。但是,同样也是开那么多学年的大专班,或这么多年的大本班。这个问题恐怕是个暂时还不太好解决的问题。我们考级专业的设立,与现在学校内的专业设置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我们的小提琴专业,我们编教材就是考虑到实际学习的进程的问题,上一级要给下一级打好基础。学习三级一定要在二级的基础上继续学。我们现行考级教材的一级其实是适合学生在初步学习一年后再去准备考级的曲目,这个曲目的程度就是说学生学一年之后应该达到的专业水平,这就是专业水平的定位。应该说,每——级与下一级都有环环相扣的关系。但有些专业的情况就可能不同会有一些区别,很难做到完全平衡。有的专业文献比较多(如钢琴、小提琴),专业本身要求掌握的东西就很多,学生选择了这个专业起码就必须多掌握一些曲目,那就一定会要辛苦的多。有的专业相对发展的时期可能短一些,专业的文献和作品本身就少得多,学生的学习量和练习量肯定就会少些。这个问题暂时还没有办法彻底解决。

问:听说您这些年为考级付出了很多,对于考级 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您也是多方呼吁多方工作。您什么体会?

赵:我是把业余考级当成一个事业来看的。一开始也并不是我主动要来干的考级的。我纯粹是“执行”公务。是学校委派我来负责这项工作的,是真正的公务行为。我个人确实付出了很多,出现问题我也很着急。辛苦就不必说了。我觉得考级要健康的发展,首先就要先搞清楚业余学琴的学生为什么要学琴。家长为什么带孩子来参加考级。组织考级的单位为什么要组织考级,考级究竟具有什么意义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只有几个方面都搞正确了我们的考级才会有希望。现在我已经退下来了,让年轻一些的同志主要负责,我做些辅助的工作。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够干得很好。

问: 中央音乐学院的考级,有没有与地方组织机构某种默契?有没有考级通过比例的问题?你们到外地去开考,是否会聘用地方的老师承担考委的工作?

赵:我们的考级一直是严格根据考生在现场的真实表现评定成绩的。中央音乐学院的考级一律都是由我们学院委派的教师去各地做考官。无论是个别考生的成绩还是某一地的总体通过率都完全是根据学生们的现场发挥而确定,决不参与其他因素。我也听说过有的单位考级,可能是有个内定百分比通过率的指标,我们绝对没有。我们在考级的实际考核工作或在各地的设点,都绝对没有要求过考级通过率。我们音乐学院也曾聘用过一次当地老师做主考官。后来一总结觉得不行,副作用太多,不能保证考核的质量,特别是由此产生的人际关系很不好处理。第二年我们就改了。现在中央音乐学院在各地组织的考级基本都是我们派下去的评委。个别专业我们学院没有开设这个专业,我们也会聘请开考学科大家承认的专家做主考官。比如手风琴,我们都是聘请像张自强,杨国立等这样级别的专家。我们派出去的考官也一定都是具有手风琴专业水准。我们有时也会用外地的评委,但一定都是在异地执考。我们在任何考场都绝不会安排当地的老师做主考官的。我个人认为,对于业余学习的考级,外地在教学岗位上具有一定经验的老师都能当评委。我们所聘用的评委都是能够按照中央音乐学院的评定标准的。我们聘请的评委也都要经过认真挑选,还要进行培训和考核。我们也聘请个别少年宫老师,但都是经过我们挑选的。其实,我认为业余考级确实没有必要都让我们学院的专家去做考官。只要通过培训,凡是有一定教学经验的老师完全能做。关键是要制定好考级的规则和评定标准。 ·

问:您怎么看待学音乐和考级的关系?

赵:没有艺术的教育是不完全的教育。现在家长让孩子们学习一些乐器演奏,其实是跟让小孩子学习语文、数学、外语的意义应该是一样的。学习音乐还有更多一层的意义就是让儿童通过音乐的学习和训练,启发孩子的智力,提高他们的综合能力。我觉得学习音乐不要那么功利,如果不是将来从事音乐专业工作,就是让孩子多一种修养和技能。其实,我们现行教育制度中,必须学习的课程也并不一定将来就从事那个职业,但那些知识可能是将来从事任何职业所需要的综合知识基础。回想到某门具体的功课,可能没有太直接的用途。我觉得音乐在一个人的成长甚至一生当中其实同语文、外语、数学是一样的。只不过,在我国音乐教育在学校教育中一直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也没有像数学、语文、外语一样成为升学的必考课程,所以,给人的感觉是个可有可无的课程。也有许多家长知道学习音乐对于孩子有好处,但只能是在“有时间”的条件下让孩子学习音乐,其他考试课程的学习一紧,音乐学习就被“挤掉”了。我觉得对于并没有打算从事音乐专业的孩子,音乐学习应该是一个伴随他们成长的过程。目的就是逐步的吸收和掌握,可以伴随孩子整个的学习过程。比如学习小提琴慢一点,没有必要进度那么快,有的孩子。音乐学习需要有个体会、感受过程,不是单纯的技术、技巧的训练。对于年纪太小的孩子,如果音乐学习的进度太快,并不利于他们音乐素养的积累和提高,反而容易让孩子产生对音乐学习的畏难感和厌烦感,其实这与学习其他文化功课是同样的道理。

问:有人说要想搞专业就要学的认真一些,基础打好一些。要是不想搞专业就没有必要学的那么“专业”,比如少拉一些枯燥的练习曲,选择让孩子有兴趣一些的东西练一练就可以了。现行的考级曲目要求的太难了。您怎么看?

赵:什么叫业余,什么叫专业,我觉得大家要先对学音乐有个正确的认识。学音乐并不是将来都要当音乐家,或做哪方面的演奏家。这就像学习语文课并不是为了将来就当文学家一样。业余的音乐学习主是学习一种基本演奏规范。如果要搞专业其实还要学很多的东西。就是我们考到了10级,离真正的专业也还差早着呢。况且,人不可能在一开始学琴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将来是不是搞专业,适不适和搞专业(即使你有这个愿望)。一般都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才逐渐自己的才能,才真正发现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音乐。在我们国家现在这种情况,一天没有进入音乐学院,一天就还是业余的。但是从小学习的时候的还要按照一定的规范学。当你学到一定的程度,发现自己是那个材料,你才有那个能力去考专业院校。即使不搞专业,你从小打下一个相对扎实的、正确的音乐基础也是很有必要的。一个人如果具有良好音乐素养,对于从事任何职业都是会有帮助的。我们现在考级教材中规定的曲目都是最基本的学习曲目,都是打基础的东西。我当年从罗马尼亚回来就是要为我们国家搞音乐教育的。我们在音乐教学的方式上也还是比较成熟的了。这些年也积累了不少教学经验。目前,考级在国内国外都也已经有很多年了的我们也还是积累了一些成功的经验,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对于这些我们一直都是本着对考生负责的态度,力求用科学的方法积极的调整,改正。

问:听说文化部颁布了145号令以后,命令考级不能与学生的升学挂钩,加强从上而下的考级管理。全国出现了考生减少,考级机构增加的现象。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赵:从各地总体情况看,考生确实是呈现下降的趋势。但这种情况的产生可能是多种原因。不能说都是因为24号令。全国由于计划生育,总的人口也呈现了下降的趋势。今年又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非典的影响。但从中央音乐学院的考级来看,总体情况还是不错的。各地考生对考级的心态越来越趋于平和了。我们在管理和操作方面也越来越成熟了。这其实也是好事。请大家记住考级不是学音乐的目的,而是促进学习,检验学习的手段。

 

 


琴艺研究


手机:13911250268 18500291615

点击留言

QQ:632644064

在线客服

QQ:102877102